互联网企业需要什么样的价值观?

英亚体育app | 2018-06-22 23:35
自2018年春天起,各大媒体对于企业价值观的讨论便不绝于耳,央视点名批评快手惊醒人们对于算法价值观的注意,《腾讯没有梦想》的雄文引爆了有关企业文化的热议,滴滴接二连三的“翻车”更是将企业价值观推上了风口浪尖。享受过互联网和AI便利的人们,开始将目光移至企业背后,关心起潜藏于企业背后的价值观与未来的关系。 碧桂园VS滴滴:商业伦理缺位的企业价值观是奢谈 2017年,房地产公司碧桂园梦幻般的销售业绩,让其模式成为引领中国地产领域的一阵风潮。然而企业超常规发展的背后往往是根基不稳,导致企业坍塌的隐忧常是有违伦常的企业文化。2018年的碧桂园并没有摆脱上述商业规律,不断崩塌的楼盘让“宇宙第一房企”沦为众矢之的。 “天下最笨杨国强”一边反复强调安全第一,一边碧桂园却还奉行“超速”的狼性文化,“吃透人性”的高周转让七个家庭在今年历经生离死别。同样想要快速占领市场的滴滴,虽没有高效率的狼性,却也因一系列恶性事件遭遇创办以来最为严重的舆论指责。二者在商业市场上的成功从大概率上来看,是中国在这波新经济浪潮中狂突猛进的缩影。搅黄游戏规则并催熟出的经济泡沫,让它们必然经历现在的坎坷,很显然若它们再不调整商业战略,信任危机迟早会让其自食恶果。 《管子》中讲“士农工商”,商人在中国历史上是居于末流的,与现在商人的黄金地位迥然不同。尽管白居易曾写诗暗讽商人重利轻别离,但古代传统在商业伦理道德基础上却不浅薄。春秋之时杨朱学派主张“贵己”,提倡丰富个体的精神价值,莫要极度自私自利,重视社会担当的徽商素有“富好行其德”之言。拥有“信用传千古”美誉的晋商,其在明清时代的崛起证明了企业的制度与文化是商业社会发展相互制约的关键要素。 纵观古今,诚然以“狼性文化”做为拼搏动力,能够激励员工提高工作效率,但若不顾商业伦理,便会让人性变得冷漠贪婪而制约企业的发展。有底线的商业法则和有人道精神的商业伦理无疑是企业价值观可信的基础,无论企业文化是狼还是虎,拼搏业绩都应在正确的商业伦理导向下运作。创新和尊重规则,才是企业的立命之本。 头条VS腾讯:互联网企业有义务“助推”正向价值观 2018的上半年格外热闹,碧桂园事件频发之际,互联网创新龙头企业抖音和微信正在唇枪舌战。4月微信暂停短视频app外链直接播放功能;5月抖音在微信公众号发布推文《抖音的朋友们,对不起。》,控诉自己在腾讯视频上传的抖音短视频内容被下架;6月腾讯起诉今日头条系,索赔1元并要求道歉,字节跳动(今日头条)起诉腾讯的两封起诉状被披露,索赔9000万元。 头条对决微信,抖音大战微视让人们感受到熟人社交的天花板已临,而隐藏在这场以算法争夺用户黏性战争背后的,是关于价值观舆论的较量。算法的背后是人,其价值观实际上就是人的价值观,不同的价值观吸引不同的用户群,引导出不同的产品逻辑、商业模式和生命周期。选择极客式产品思维的今日头条,曾引以为傲的就是杜绝人工干预,聘用大量门户编辑加强内容审核和监督,让用户在通过审核后的内容中可自由选择喜欢的资讯。屡遭诟病的腾讯则是选择协助家长,设计出管理孩子游戏时间的成长守护平台。 开创行为经济学这一伟大学科的理查德・H・泰勒,曾经在《助推》一书中提到“选择设计者”对人类心理和行为的影响。以现在今日头条和腾讯的影响力,它们的“选择”无疑将影响数以亿计的网民和不计其数的儿童,此时所传达的价值观便显得格外重要。 不管企业选择用哪种算法来谋利,算法的世界都更需要秩序,谁都无法苛求用户自律,单纯的刺激或能带来短暂的商业奇迹,但若想获得更长远的发展,拥有高额流量的互联网企业还需承担起更多的社会责任,提供正向价值观导向趋势。 谷歌VS百度:价值观没有优劣之分 “竞争”向来是促进创新与商业文明的重要因素。在本土市场“互撕”之后,缺少竞争对手的企业往往会将触角伸向远方。曾远渡重洋而来又退走的谷歌,近期传出了“蜻蜓计划”的消息,引发超千名员工联合抗议,认为此举违反了人工智能原则。员工抗议为Google公司内部带来巨大冲击,也将Google再次推向舆论高潮。而上一次道德冲突发生在2018年3月,员工们得知谷歌正与美国军方合作Maven项目,开发用于无人机作战的人工智能技术。与蜻蜓计划一样,一些员工感到既震惊又愤怒,联名请愿取消该项目,最终Google同意在今年合同到期之后不再为该项目续约。 经历过企业史上最大的一次员工集体抗议事件后,2018年4月谷歌将“不作恶(Don’tbeevil)”从Google行为准则中移除,代之以“做正确的事(Dotherightthing)”。同月谷歌宣布进行公司架构调整,将搜索和人工智能业务分拆为两个独立部门。这与当年百度架构调整的动作如出一辙,相似的不只有公司架构,现在双方在核心业务层面也都是搜索+信息流+AI的三驾马车格局。 尽管这两位搜索引擎巨头在技术和产品上各有千秋,但核心价值观却截然不同。百度的核心价值观是“简单可依赖”,而现在的谷歌是“做正确的事”。谷歌的管理方式是“自下而上”,其企业文化更注重每个人的创造力,愿意花时间充分讨论事件,鼓励大家提出自己的想法,让人把个人兴趣和工作结合。而百度的企业文化则是与之相反的“自上而下”,如果公司决定要做什么,大家就齐心协力去完成,个人创造力发挥的余地并没有谷歌那么多,好处是执行力度特别强。这两种方式很难说哪个一定更好或更先进,但的确各有优势。 如同企业管理手法不同各有所长,价值观也没有优劣之分。能分出高下的是价值观的执行者,与百度不同的是谷歌所有的员工都是其核心价值观的执行者,所以当谷歌动作偏离其价值观时,可以群策群力得以扶正,而百度因注重执行力,难免在激烈地市场竞争下出现竞价排名、百度“卖吧”、“魏泽西事件”、涉黄“指路”等事件。 优秀的企业价值观其核心是致良知 很多公司的创始人都有梦想,比如“让人们最平等、便捷地获取信息,找到所求”;“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通过互联网服务提升人类生活品质”等等。然而伴随着企业飞速发展,内部人员急剧增多,“梦想”就细化成了KPI,中高层干部的个人目标和企业目标再难取得统一。当“梦想”不再统一,价值观支离破碎,恶性事件自然接踵而来。那么为何这些价值观总是难以触达企业的毛细血管终端? 据国内外企业文化研究表明,企业核心价值观对于企业经营发展有着重大影响力,优秀的百年企业几乎都有着优秀的企业文化基因。有趣的是,这些优秀的企业大多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致良知。或许它们将致良知写进核心价值观里奉行着,或许就像谷歌一般,将致良知的理念存于企业员工的心里。 市场竞争的生存法则,从不是一城一池的得失。高效率和高执行力或许是中国企业创立之初大获全胜的法宝之一,然而违背商业伦理只重结果不看过程的企业在未来也难再有所建树。道德始终是一个企业能否停留在高位和巅峰的决定性因素,由道德而生的企业价值观是决定企业未来能走多远的关键,它从来都不是一句噱头,也从来不是搪塞媒体的彩头,它是企业利益最大化的“底线”,是企业基业长青的基石。 就像算法的世界需要秩序,企业的发展也需要建立商业伦理和核心价值观。只有当企业价值观在企业内部形成致良知的体系,企业才能血气充盈的以用户为中心,产品才能在市场的角逐中走的更远。这无法凭靠创始人或CEO的一己之力,它需要像谷歌一般互相监督群策群力,让企业与员工一起成长、荣辱与共。现在中国的企业已经在世界上走得够快了,它或许需要适当放慢脚步调整下内心,让美好的价值观触达到企业的每一个角落,这样才能避免恶性事件再次发生,令中国企业的未来可期。